官方发言人:约翰逊未被诊断出患有肺炎 没上呼吸机


新华社惠灵顿4月7日电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7日发表声明说,新西兰卫生部长克拉克因违反“封城”禁令被降职处理,其在政府内阁的排名降至最后一名,兼任的财政部副部长职务被免去。

《纽约时报》评价说,福奇是美国首屈一指的传染病专家,他能在不贬低听众的情况下解释科学,“他成功地纠正了总统的言论”。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他还介绍说,截至6日,马来西亚全国共因违反“行动限制令”逮捕了6452人,其中567人被起诉。

左一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“作为卫生部长,我的责任不仅要遵守规定,还要树立榜样。但当我们要求新西兰人做出历史性牺牲时,我却让我的团队失望了。我的行为很愚蠢,我也理解为什么大家对我很生气。”克拉克说,他已向总理致歉并提交辞呈。

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。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“乔治·科伯”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: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。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,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,为美国人提供自信、洞见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。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。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,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,“这不是我的风格,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。我是一名科学家,一名医生,一名公共卫生人员,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。”

随着美国疫情不断加剧,美国政府4月3日首次建议民众自愿佩戴口罩。福奇5日被问为什么不戴口罩。他对记者说,“这有好几个原因。戴口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感染。我昨天接受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阴性。”